完美小说 > 大菩提 > 第七百一十五章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第七百一十五章 愿我如星君如月,夜夜流光相皎洁


 千焰龙女与万圣龙君告了个罪,走出万圣龙宫诸多生灵所在的悬空岛屿,莲步轻移,足下有着水境仙光萦绕而起,化作一朵仙云,托着她扶摇而上,不过数息便落至了佛子銮座之下。


 “玄阴道兄,一别百余年,可还好么?”


 千焰散去了身周的水境仙光,抬首望着那身着月白佛衣的清美少年,神情颇为复杂。


 佛子銮座太过高大,足有数丈之高,季月年顺着金阶走下銮座,行至千焰身前,道:“千焰龙女,别来无恙。”


 千焰极为罕见地有些失措,沉默数息之后,才在袖中取出了一块玉符,轻声道:“玄阴道兄西海相救之情,千焰一直都记在心底,此物便当做是谢礼。”


 一旁的牛圣婴望着那块玉符,目光之中竟是露出了掩饰不住的肉疼之色,悄悄地转过头去,不想再看。


 季月年摇头笑道:“当初在乱石山,我神魂失守之时,龙女亦是对我多番护持,无需如此。”


 千焰望着季月年泛着金焰黑火的双眸,认真道:“玄阴道兄,还请收下此物。”


 季月年略一沉默,不再拒绝,而是伸袖取过了那块玉符,收了起来,道:“善。”


 稍远处的圣座之上,平天大圣御风而落,沉声道:“圣婴,还不快去招待诸位长辈,在这里发甚么呆?”


 “玄阴道兄,望你一定要珍惜此物……”牛圣婴恋恋不舍地看了一眼季月年的佛衣广袖,那是方才其收起玉符之处,随后便在平天大圣的目光之中悻悻离开了此处,当先朝着驱神妖国禺狨王所在的悬空岛屿行了过去。


 季月年虽然听不到牛圣婴心底的自言自语,却也隐约察觉到了其心绪的异常,忍不住朝着牛圣婴的背影望了过去,目光古怪,道:“圣婴道兄这是怎地了,怎么这般魂不守舍?”


 千焰盈盈笑道:“圣婴想是惦念着那只有二十余个的‘人参果’,嘴馋了,这才有些心神不定,待此间事了,我定要好生教训圣婴一番。”


 二人说话之间,平天大圣在数丈之外负手而立,俯视着雷霆巨柱四周的那些悬空岛屿,神情有些晦暗。


 “玄阴道兄,我且回去了。”


 千焰与季月年道了别,转身行至平天大圣身侧,行礼道,“千焰见过平天大圣。”


 平天大圣颔首道:“且去罢。”


 千焰微微欠身,随后便再次御起水境仙光,朝着万圣龙宫所在的悬空岛屿遥遥落去。


 仙台的角落之处,传送仙阵光芒大放,数道身影在其中行了出来,其中为首的碧裙少女正是玉面狐族少主,栖狐小公主。


 栖狐小公主行至平天大圣与季月年身前,恭敬道:“见过父亲。”


 平天大圣微微皱眉,道:“玉狐仙宫广开灵宴,琐事众多,你母亲亦是忙的不可开交,你不在那里帮衬,怎地还在到处乱跑?”


 栖狐小公主咬了咬牙,神情之间有些委屈,却还是强忍着自己的心绪,道:“是母亲让我来此,问一问那桩仙姻还作不作数。”


 平天大圣眉头皱的愈紧,眼角余光却是望见了栖狐小公主身后的狐族少君,瞬间便想到了此事的来由,下意识地侧头望向了身旁不远处的季月年。


 季月年亦是望见了栖狐小公主身后的狐族少君,她的霓裳之上披着清浅的妆红霞光,满头乌黑柔软的发丝垂落而下,白皙的小脸清艳绝美,眼底氤氲着浅红的盈盈水波,仿若自梦境之中走来的倾世天女。


 平天大圣沉吟片刻,道:“盈袖乃是小妻的族中生灵,骨龄不过千年,天赋绝世,骨相亦是绝美,不知潮音佛子意下如何?”


 不待季月年开口,那狐族少君便上前一步,朝着平天大圣欠身一礼,道:“见过大圣。”


 平天大圣道:“且免礼。”


 狐族少君站直了身子,紫金冠冕轻轻束着发髻,绣凤纹鸾的步摇之上垂着金灿灿的流苏,便似初见之时一般,嫣红襦裙,裙袂坠地,堆叠如云。


 静静地看了季月年一眼,她轻声道:“好教大圣得知,盈袖与潮音佛子的仙姻本是一句戏言,互相之间并无半点倾慕,此番借此机会,盈袖欲要向大圣禀明,此事便到此为止,还望大圣成全。”


 闻听此言,不仅平天大圣目露诧异,甚至就连与其一同前来的栖狐小公主都蓦地转过头来,惊讶道:“盈袖姐姐!”


 狐族少君目光坚定,再次朝着季月年望去,道:“潮音佛子,可是如此么?”


 季月年望着眼前的红裙少女,瞳孔之中仿若倒映出了玉狐仙宫永夜之天的璀璨灯火,那些百余年之前的画面翻涌而过,使其轻轻垂下了眼睑。


 ……


 一曲舞毕,天泉玉带映照之下,她身着宫装霓裳缓身而落,身后是玉狐仙宫永夜天的花灯花影。


 万花摇落,漫天飞琼。


 “我听小公主说,你唤作‘玄阴’,是么?”


 她仰起小脸,定定地看着季月年,“方才不曾告诉你,我叫作‘盈袖’,如今你我便算认识了。”


 此言落罢,她便毫不犹豫地转过身去,在漫天花灯灯火的映彻之下,身形溃散作了无数嫣红的光点,随着花火光虹扶摇而上,不过数息便消融在了永夜天穹之上。


 ……


 积雷山,山河小境。


 身着玉面狐族的少君霓裳,她比那日仙宴之上,隐约多了三分尊贵。


 “我之所以钟意于你,并非由于你的清美骨相,而只是单纯因为我的好奇心思而已,”她在季月年面上收回目光,望向了宫殿之外,笑道,“方才你那句醉翁之意不在酒,我也送还于你,玄阴仙君,还望你莫要怪罪才是。”


 ……


 绛回海境。


 她以大罗真境的修业,将自己囚在昭阳山城之中足足百年。


 百年光阴不过弹指,可其中蕴藏的,却是少女那复杂到极致的心思。


 ……


 狐族少君行至季月年身前,仰起白皙美丽的小脸,眼底的瑰丽狐火雀跃跳动,平静道:“如今我对你已经没有那时的好奇心思了,潮音佛子。”


 季月年望着她的脸庞,望着她那清澈见底的妆红眸光,数息之后便移开了目光,不再与她对视,道:“便依从盈袖少君之意。”


 “季月年,你为何不敢看我?”


 狐族少君轻声道。


 季月年转过身去,沉默了下来。


 狐族少君轻笑,随后便朝着平天大圣行了个礼,径直走上了传送仙阵,在愈加璀璨的传送神光之中隐去了身形。


 只余那年玉狐仙宫的琴音绕耳,红袖盈香。  

(https://www.wmxs88.com/novel/tbLWa.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