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一切从泰坦尼克号开始 > 1674第 1674 章 消失的皇后

1674第 1674 章 消失的皇后


 是什么样的地方能够养育出米亚这样的人, 他真的很好奇。


 但好奇是有代价的。


 不管是不是贵庶通婚,米亚好歹也是一个货真价实的巴伐利亚王室公主。离开欧洲将近十年时间,突然回来, 肯定是要去拜访一下自己的亲戚们的。


 其中一个当然是海伦娜皇后。


 这位皇后去英国参加了米亚的婚礼,但是她的孩子们可没见过这个姨妈,旅行到维也纳的时候, 要是不去奥地利王宫拜访一下也太说不过去了。


 很自然也很正常的, 米亚跟泰山就去了奥地利王宫拜访自己的姐姐跟索菲皇太后这个姨妈。


 但是不自然也不正常的是今天不但海伦娜跟索菲皇太后在, 弗兰茨皇帝也在。


 “哦, 茜茜,真高兴见到你。”索菲皇太后拥抱了一下米亚, 亲了亲她的脸蛋儿,微笑着说。


 她还是挺高兴见到这个外甥女的。


 海伦娜跟皇帝结婚快要十年时间了, 这十年来她每天都在骄傲自己给儿子选了这么一个优秀合适的皇后。海伦娜不但完美的履行了一个皇后的职责,还对她十分尊重, 世界上真是找不到比她更好的儿媳妇了!


 这种喜爱之情直接被索菲皇太后给延伸到了海伦娜的家人身上, 看着她的兄弟姐妹们都十分顺眼。


 “我也很高兴见到您, 姨妈。”米亚放开索菲皇太后,笑眯眯的说。


 这还是她来到这里之后第一次见到这位姨妈,跟传言中掌控着宫廷跟政治的严厉女人不不相符的是,这位姨妈长着一张柔和的面孔,看上去也很温和,行动上更是和蔼可亲非常慈祥。


 当然,这也许是因为她现在面对的是自己还算是喜欢的外甥女,而不是一个总是跟她作对的儿媳妇有关系,要是换了后面一种情况的话,那现在的气氛就没有这么融洽了。


 “你在英国待得还习惯吗?我听说那里的天气跟巴伐利亚完全不一样。”索菲皇太后对于米亚跟一个英国的伯爵结婚其实没有什么意见。


 又不是她的孩子贵庶通婚, 能有什么意见?


 而且这种事情又不是第一次在维特尔斯巴赫家族中发生了,之前这孩子的哥哥,她妹妹的长子,路德维希不就是娶了一个平民妻子?


 只不过相对于男性在这种事情上面的被宽容来说,女性受到的约束更加严苛而已。但也就那么回事,法国的皇帝拿破仑三世娶了一个小贵族家的女儿,照样不耽误他是欧洲最有权力的人,就像是他名义上的叔叔,实际意义上的父亲拿破仑一世一样。只要手中有足够的权力,别管背后是怎么被人议论的,当着这些人的面,没有人敢放肆的讨论这种问题。


 索菲皇太后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泰山,虽然是贵庶通婚,但外甥女比外甥强多了,还知道要选一个跟自己的身份不至于相差太远,而且以后在英国可以让她近乎是为所欲为行事的丈夫。路德维希的运气就要糟糕的多,他的妻子对他根本就毫无助益,跟累赘也没有什么区别了。


 “还不错,我很擅长适应各种天气。英国对我来说跟非洲也没有太大的区别。“米亚眨眨眼,给出了一个令索菲皇太后意外的答案,她还以为这孩子从小生活在阳光明媚的巴伐利亚,后来又去了常年高温的非洲之后会对英国适应不良呢。


 不过这样也挺好,适应一个地方的天气总比不适应好,要不然的生活起来多辛苦啊?


 此时的索菲皇太后根本就不知道对于米亚来说,英国其实就是个暂住居点而已,等到她的庄园修建好了之后,她的常住地就要变成美国了。不然的话,这位皇太后一定会对外甥女的这个决定大加劝说的,那可是野蛮之地美国,是能够随便居住的地方吗?


 但她现在不知道,所以依然还是能够笑呵呵的跟米亚说起来那些以往的趣事,“.....真可惜弗兰茨结婚的时候你没有到场,那时候可热闹了,烟花都放了好几天的时间。”


 索菲皇太后最骄傲的就是自己的儿子弗兰茨,说起来跟儿子有关的事情简直就是滔滔不绝,把当初弗兰茨跟海伦娜结婚的场景描绘的仿佛就在眼前,十分生动。


 以至于海伦娜也回忆起来了当初的往事,“说起来,那时候茜茜还因为这件事沮丧了好几天呢。”她想起来了很多年前的事情,掩着嘴巴笑了起来。


 “是吗?”索菲皇太后略微吃惊,“我都不知道这件事呢!”


 “实际上不只是一次。”海伦娜说起来妹妹的遭遇,也是惊叹不已她这糟糕的运气,每次都因为意外而不能出门,“当初茜茜本来是应该跟我和妈妈一起去伊舍尔的,但是因为她摔伤的关系,她每天都要睡上快要二十个小时,根本没有办法进行长时间旅行,最终只能放弃跟我们一起去伊舍尔。”


 说起这件事,海伦娜不得不感慨命运的神奇,要是当初米亚跟着她跟妈妈一起来到了伊舍尔的话,那么也许就会被索菲姨妈看中,帮助她选一桩门当户对的婚事。比如说索菲姨妈的另外一个儿子,曾经跟她交换过戒指的卡尔·路易王子。


 在自己的婚事得到了确定之后,海伦娜对这桩有可能成行的婚事十分乐见其成。这意味着在奥地利王宫里面她将会有一个完全站在自己身边的帮手,对她在这里站稳脚步非常有帮助。


 但无奈,命运就是这么捉弄人,她妹妹每次都错过机会,在伊舍尔的时候错过了,她婚礼上的机会也错过。


 对于泰山这个妹夫,海伦娜即使是写了信给自己的表兄巴伐利亚国王,也不代表她就觉得这桩婚事很好了。只不过这桩婚事是妹妹自己要求的,还是坚定要求的,他们反对也没有用而已。


 真是一件无奈的事情,海伦娜内心叹息。


 而刚刚走进来客厅的弗兰茨则是完全愣住了,正对着他的海伦娜的妹妹当初竟然差一点儿去了伊舍尔?


 弗兰茨并不是一个喜欢看八卦报纸的人,同样,他也对各种民间传说不感兴趣。


 他虽然资质平庸,但的确是一个勤奋的皇帝,每天都有一堆的政务要做,从来不会放松自己。


 偶尔工作轻松一点儿,他也宁愿去找自己的情人放松一下紧绷的神经而不是去看那些登载着不知道真假消息的八卦报纸——如果有跟他生活相关的事情的话,他的手下们会报告给他的,并不需要他自己去看。每天的各种公文就够他受的了,实在是没有必要再给自己的眼睛增加点儿压力。


 这就导致了他对卢多维卡夫人澄清米亚那个跟丑八怪有关的谣言的事情一无所知,也对这位表妹到底长什么样子也不知道,纯粹是今天的政务并不多,他又听说了母亲这里有客人,还是自己的表妹跟她的丈夫,礼貌性的过来打个招呼而已。


 毕竟他跟皇后之间的关系还算是不错,这点儿面子还是要给的。


 可是谁知道一进门他的心就被坐在海伦娜旁边的那个漂亮姑娘给击中了?


 活了三十多年,头一次感受到了心脏跳得如此剧烈的弗兰茨差点儿脱口而出让这位女士晚上留下来跟他共度良宵!


 好在他及时的反应过来了那是他的皇后海伦娜的妹妹伊丽莎白!而且还是刚刚跟英国人结婚、他帮忙写信给了巴伐利亚国王施加压力才让对方同意签署结婚同意书的那个伊丽莎白!


 弗兰茨此时有种眩晕的感觉,他当初为什么就不能亲自去拜访一下卢多维卡姨妈的家?


 或者那时候伊丽莎白没有受伤,跟着她的母亲和姐姐一起来到伊舍尔,此时他的皇后就应该是这个美丽优雅又动人无比的美人了!


 一瞬间的时间中,弗兰茨脑子里面闪过了不知道多少个念头,每一个都是后悔的,以至于他本来带着笑容的脸此时也严肃了起来,根本笑不出来。


 “弗兰茨!”坐在另外一边的索菲皇太后看到了儿子进来,眼睛一亮,冲着他招了招手,“来见见你的表妹,上一次你们见面都是十几年前的事情了。”


 索菲皇太后快乐的说,完全没有把儿子严肃的表情放在心上——这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很多时候他遇到了一些令人为难的事情都这样,八成是今天的公务让他心情不怎么好。


 “好久不见,茜茜。”弗兰茨绷着一张脸冲着米亚点了点头,心里面全是沉痛。


 皇后的妹妹,刚结婚不会在欧洲定居的皇后的妹妹......这些附加身份让他连把她留在奥地利做他的情人都做不到,心情怎么好的起来?


 弗兰茨人生第一次有了自己想要,却得不到的人,现在没有发怒都是修养好了,还想要他满脸笑容?这简直就是一件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好久不见,陛下。”米亚站起来跟弗兰茨打了个招呼,笑容也变得礼貌了起来。


 嗯,百闻不如一见,这位皇帝的长相跟多年后那位扮演他的演员真是半点儿相似处都没有,后者比他好看多了,也有气质多了。


 而且就在来到奥地利之前,她还听说这位皇帝陛下有好几个情人负责抚慰他因为政务而疲惫的身体。要不是因为这种行为是欧洲王室的普遍作风,海伦娜自己也有情人的话,米亚真不想要给他好脸色。


 “真遗憾你没有来参加婚礼,我听奈奈说你很喜欢热闹。”弗兰茨感觉自己有无数的话想要跟对面的姑娘说,但是最后所有的话到了嘴边,就变成了寡淡的寒暄。


 倒是海伦娜有些诧异,她没想到多年前跟皇帝说的话他竟然还记得?


 选择性记得而已,换了别的事情他可能早就忘记了!


 但不管怎么样,这场拜访最终还是愉快的结束了。在见过了皇太后跟皇帝还有海伦娜的孩子们之后,脑子里面警报狂响的米亚就被脑子里面警报快要炸裂的泰山给迅速拉走了,多一天都没有在维也纳停留。原本预定的要在这里住上一段时间,听音乐会跟看演出的计划也直接被推翻的成了渣渣,彻底消散在了空气当中。


 以至于之后忙完了公务不死心的弗兰茨想要邀请妻子妹妹的行动都夭折在了半空,“什么?伊丽莎白公主已经离开了维也纳?”


 因为突如其来的政务而导致这两天忙碌非常的弗兰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气的要死,怎么每次都差一点点?


 当初在伊舍尔的时候差一点儿,他结婚的时候差一点儿,现在又是差了这么一点儿,难道他们之间就真的是上帝注定了不可能在一起吗?


 听属下汇报着公主夫妇已经进入了普鲁士边境的弗兰茨面无表情,心情陷入了低气压当中。


 王宫里面的人员们对此感到莫名其妙,明明这两天也没有发生什么让皇帝生气的事情,就连国家政务都是风平浪静,没有人挑事,也没有刺客出现,匈牙利都罕见的平静了下来,他到底是因为什么心情不好啊?


 一堆的人在心里面腹诽着皇帝陛下这阴晴不定的脾气,但是表面上还是一脸笑容的为皇帝陛下服务,打工人属性真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但皇帝心情再不好,也不能阻挡米亚跟泰山一路狂奔的冲出奥地利之后松了一口气。


 “你——”两个人同时开口,又同时停下了,互相对视了一眼后,似乎是了悟了什么,一下子笑了起来,“哈哈哈哈——”


 “看来维也纳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要待在我们的旅行黑名单里了。”泰山摇头,对于这次的维也纳之行感到十分无奈。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位皇帝陛下竟然会觊觎自己的妻子!


 即使弗兰茨掩饰的很好,可是在一个丛林猎手,并且还是深爱自己妻子的丛林猎手面前,这种掩饰也是徒劳无功的。泰山只要看一眼这位皇帝陛下,就知道他对米亚抱着什么样的心态,怎么可能再继续待在维也纳?


 等着皇帝搞事情吗?


 米亚对这件事也很无语,她没想到隔了这么多年,弗兰茨都结婚了,还有一堆的情人,竟然还会发生这种事情,难道这就是所谓的命运的轨迹?


 但她自己是一点儿都不想要遵循命运的轨迹!


 所以她真是毫不犹豫的就跟着泰山跑了,并且把奥地利给丢进了自己的旅行黑名单。


 可别瞎折腾了,鬼知道这位皇帝陛下能够干出来什么奇葩事情?她不想要用自己的生活去陪这位皇帝玩游戏,还是以后再也不见最好不过。


 被她和泰山丢在维也纳收拾行李的女仆跟男仆同样无语,这都什么神奇的操作啊?公主跟伯爵两个人就像是抽风一样,连行李都没有收拾就连夜坐上马车离开了,活像是屁股后面有火在烧!


 更无语的是,这种行为直接导致了现在皇帝陛下邀请这对夫妇参加他的晚宴都找不到人,谁听过这种奇葩事啊?


 男仆跟女仆们就在这种无语当中收拾好了行李,把它们搬上马车,离开了维也纳去追赶自己的雇主,看上去简直就像是在逃亡!


 “是有点儿像,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已经进入了普鲁士境内的米亚对这件事也感到很无奈。


 她本来是打算在维也纳待上一段时间,享受这个时代的音乐跟戏剧的,谁能想到竟然会发生这种事情?


 现在别说是奥地利的维也纳了,她连匈牙利都不想要去了!谁还不知道茜茜公主曾经加冕过匈牙利女王啊?到时候难道还要她再经历一次命运轨迹的折腾吗?


 米亚表示还是算了,总感觉神圣罗马帝国这破地方是个不祥之地,还是赶紧离开比较好!


 泰山对此深有同感,并对自己之前决定要从巴伐利亚开始这场旅行感到后悔不已。


 亚洲不能去吗?还是美洲不能去?为什么一定要来欧洲?


 这倒霉破地方还不知道有多少人对他老婆虎视眈眈呢!


 想到在英国的时候,各种舞会还有宴会和沙龙的邀请函也是自打两个人结婚之后就一封一封的发给米亚,泰山就感觉心更塞了,这些人的道德素质怎么这么低下?


 难道他们不知道勾引别人的老婆是一件既不道德,又十分厚颜无耻的事情吗?


 呃,只能说小克莱顿先生回归文明社会的时间还是太短,不然就会知道这种既不道德又厚颜无耻的事情就是贵族日常,一群不用工作整天只想着享乐的贵族们,难道还有什么别的消遣吗?不是每一个人都喜欢到处旅行,也不是每一个人都能够找到一样自己热爱的兴趣或者是为之奋斗的目标,糜烂的生活简单又容易获得,有什么不好的?


 就是对这位曾经的丛林之子有些不友好而已。


 以前还只是有女人勾引他,但是现在又多了男人勾引他老婆,这日子真是太难了!


 难不难的,还有人觉得自己最难呢,人生中除了公事之外第一次遭遇滑铁卢的弗兰茨觉得自己难受极了,他第一次爱上了一个女人,但是却得不到她,这对于一个皇帝来说是多么痛苦的事情啊?


 然而也不知道是他当了这么多年的皇帝对自己的心思掩盖的太好,还是大家根本就是装作看不出来,周围没有一个人体会到了他忧伤的心情,还是该干什么干什么,根本就没人来安慰他。


 就连他亲密的合作伙伴皇后,都对他最近的郁郁寡欢毫无所觉,根本没想着要帮助他排遣这种忧伤,让弗兰茨更加郁闷了。


 实话实说,这属实是有点儿强人所难了,皇帝跟皇后又不睡在一起,两个人负责处理的事情也不一样,有时候一天都不一定能够见一面。就这样,弗兰茨还指望着海伦娜来安慰自己,就真的是胡搅蛮缠不讲理!


 至于海伦娜自己有没有发现丈夫的小心思,那就只有她自己知道了。反正她是对自己的妹妹连夜离开维也纳这件事不闻不问,对米亚只是留给了自己一封信告知要紧急离开维也纳而不是当面告知她这个消息的行为更是没有半点儿谴责跟不愉快,还写了一封祝她玩的愉快的信件连同本来打算等到米亚离开的时候再送给她的礼物一起让她丢在维也纳的人在离开的时候带走。


 而索菲皇太后,这位掌控了奥地利宫廷跟政治多年的女士也对此视若无睹,就像是没有发生过她召见外甥女却被告知对方突然离开的事情一样,依然过着自己平静的生活,完全没有任何异常表现。


 反正奥地利宫廷里面最尊贵的两个女人都对皇帝陛下的异常没有任何表示,那别的人当然也不会有什么表示,即使跟皇后比起来,她们跟皇帝之间的关系更加亲密,能够时不时的睡在皇帝身边。


 可这些人既没有参加那天的家庭宴会,皇帝陛下也不会对她们吐露心声,又怎么可能知道皇帝的心情为什么不好呢?


 这真是一件忧伤的事情。


 但无人在意。


 为了防止再出现什么意外情况,另一位当事人已经跑到了遥远的瑞典去观赏雪景了,哪来的心思去关心奥地利皇帝陛下是不是因为心情不好而少吃了几片面包的事情?


 尚未被开发的景色让米亚跟泰山攀爬的十分辛苦的同时也非常有成就感,站在山巅上冲着下面看的美景实在是令人陶醉,以至于两个人把带上山的所有胶卷都给用完了,等到照片洗出来之后更是占据了一本厚厚的相册。


 “你们两个,拍摄了这么多的照片,简直都能够出版一本旅游书了。”从欧洲溜达了一圈儿回到英国之后,索菲看着米亚跟泰山带回来的相册,十分羡慕的说。


 照片上的两个人都穿着裤装,而不是一个人穿着裤子,另外一个人穿着裙子。而且两个人都笑的非常开心,显然这段旅行的日子让他们十分快乐。


 这让索菲在羡慕这种生活的同时,心中也滋生了一点点的野望,她现在已经不在欧洲待着了,在英国也生活的十分低调,是不是也能过上这种日子?


 扒拉着手指盘算着自己嫁妆的索菲在米亚和泰山回来之前才刚刚目睹了玛丽生下了孩子却只能交给别人抚养、连去探望都要偷偷摸摸不能让人知道的遭遇,加上另外一个姐姐玛蒂尔德同样不幸福婚姻的例子,一种名叫恐婚的想法悄悄的诞生在了她的心间。,  

(https://www.wmxs88.com/novel/e575IGFHC0-.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