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美小说 > 离婚后她惊艳了世界 > 第1625章 爱意涌出

第1625章 爱意涌出



  当天晚上,楚晔推了一个应酬,来到医院。



  和元娉交情不深,买花不合适,楚晔拎了个进口果篮,带了两样补品。



  敲开病房门。



  病房里只有元娉一个人,元坚已经回避,且把护工也支开了。



  元娉秀发垂肩,头发涂了发乳不再毛糙,脸也被元坚洗得干干净净,擦了层薄薄的粉,嘴唇上涂了浅浅一层口红。



  仍然苍白,却不再憔悴,反倒添了丝楚楚可怜的味道。



  病号服被元坚解开了两颗扣子。



  元坚算过,依楚晔的身高,在床前椅子上坐下时,恰好能看到元娉若隐若现的春光。



  楚晔走到病床前,把水果和补品放下,绅士地对元娉说:“不好意思,元小姐,白天要开会,实在没时间,晚上才来看你。”



  元娉唇角含笑望着他,眼圈却泛潮。



  漂亮的眸子潮湿清亮,像沾了雾水的星辰,定定地望着他。



  人会本能地渴望美好,她也不例外。



  她渴望靠近他,又有罪恶感。



  见她不语,楚晔以为她生气了,问:“伤势恢复得怎么样?”



  元娉道:“挺好的,谢谢楚先生来看我。”



  楚晔俯身坐下,刚要开口对她说话,目光瞥到她胸前若隐若现的春光。



  他迅速将视线挪开,深呼吸一声,努力平复情绪。



  平时别有目的接近他的女人或女明星,比这更暴露的多的是,他视若无睹,心如止水,今天却心虚地移开目光。



  压下情绪,楚晔故作镇定地问:“你家人还没来?”



  “我爸妈明天来。”



  “有爸妈在身边,心里会好受些。警方那边抓到凶手了吗?”



  元娉摇摇头。



  其实这些事情,楚晔都知道。



  助理和他的保镖每天向他汇报,再问一遍,纯属没话找话,和元娉不熟,可聊的话题不多,他也不是夸夸其谈的性格。



  两人皆沉默起来。



  一个有心事,一个是不熟。



  虽然沉默,却不觉得尴尬。



  元娉视线落在楚晔的手上,那双手薄而修长,骨节漂亮,不失刚劲,指甲修得短而清洁,是斯文性感的一双手。



  被捅的那晚,他用力抓住她的手,一遍遍地对她说:撑住,别睡。



  靠着这四个字,她度过了六个难熬的夜晚。



  多么可笑,最难的时候,要靠外人的话来撑过生死。



  沉默地坐了十几分钟,楚晔抬腕看看表,夜晚七点半了。



  他开口道:“不早了,你好好休息,我该回去了。”



  元娉想说,别走,再陪我一会儿好吗?



  话到嘴边,却说不出来。



  她发现,人是不能动心的,动了心,想得就多,想得多,就会有顾忌,一有顾忌,嘴就不如从前利索。



  楚晔也觉得元娉和初见时不一样了。



  初见时,她落落大方,挺机灵的一个人。



  今晚的她像换了个人,欲语还休,心事重重,一双眼睛湿漉漉的,会说话似的,明明什么都没说,却仿佛在挽留他。



  楚晔安静了片刻,又说了一遍,“元小姐,我走了。”



  他站起来。



  元娉仰头望着他,脸上没什么情绪,目光却带着依恋和渴望,像飞蛾渴望灯火,像游鱼渴望湖水,像婴童渴望爱。



  楚晔硬下心肠,转身走了。



  人走了,元娉的目光却装到了他的心里。



  挺可怜的一个女孩子,父亲缉毒牺牲,全家被仇杀,隐姓埋名地躲到元家。



  肚子被捅,这么大的事,住了快一周的院了,养父母看都不来看她,平时对她的态度可见一斑。



  等楚晔走远了,元坚推门进屋。



  刚才的一切,他已经通过装在空调旁边的隐形摄像头,全部看到。



  元坚脸色很不好看,几乎是怒不可遏了,冲元娉吼道:“你怎么回事?脑子也被捅了吗?楚晔好不容易来一趟,你那张嘴上锁了吗?为什么不说话?为什么不想办法留住他?你可以假装无意地碰碰他的手,让他喂你喝水,喂你吃水果,眼神肢体动作用起来!撒娇会吗?男人喜欢会撒娇会搞暧昧有风情的女人,而不是像你这样哑巴似的,只会拿一双死鱼眼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元娉静静等他发完火,平静地说:“我退出,不追了。”



  元坚脸上的怒气瞬间化为狠戾,“你什么意思?”



  “我不追了。”



  元坚气得连连冷笑,想骂她,一个破孤儿,也不看看自己几斤几两!



  若不是他们家收养她护佑她,她早被毒枭找人剁得稀碎!



  居然敢忤逆他!



  养不熟的白眼狼!



  元坚在病房里走来走去,走来走去,越走越快,想直接告诉她她的身世,挟恩图报,逼她就范!



  又怕她像母亲说的那样,知道自己的身世后,不会忠心。



  早知她这么难用,还不如当时收养交际花的女儿。



  交际花的女儿骨子里刻着风情,生下来便知怎么同男人周旋。



  元坚停下脚步面向元娉,“楚晔对我们家很重要,你追也得追,不追也得追,这是家族使命。你现在有伤,心情不好,我能理解。这样吧,等你伤好回京都后,我找人教你怎么追男人。”



  元娉不说话。



  元坚想抓着她的头发,把她晃清醒。



  又怕彻底惹恼她,真撂挑子不干了。



  “叩叩。”



  有人敲门。



  元娉眼睛朝门口看去,以为是楚晔像上次那样去而复返,眼里露出一丝欣喜,但是元坚在,她眼中的欣喜很快消失,变得黯淡。



  元坚则抬手揉了揉脸,把脸上的戾气揉去,咳嗽一声道:“请进。”



  进来的却是医生和护士。



  医生走到病床前说:“元小姐,你病号服上有血迹,是不是伤口裂开了?”



  元娉低头去看。



  蓝色粗条纹的病号服,小腹位置果然有隐约的血迹。



  显然不是元坚通知的医生,护工被元坚支走了,也看不到。



  能看到且通知医生的,只有楚晔。



  只有他温暖而细心。



  元娉心里仿佛有暖风拂过,感动与爱意喷然而出,涌上心间。



  医生解开她的病号服,腹部包着的白色纱布被血洇红,沁到病号服上。



  医生拿起药棉和工具迅速帮元娉处理伤口,处理完交待道:“一定要注意,伤口再裂开,会发炎,以后留下的疤痕也会更严重。”



  元娉抬眼看向元坚。



  是他动手打她,伤口才裂开的。



  元坚心虚,咳嗽一声,对医生说:“放心,我会看好我妹妹。”



  医生又交待了几句离开。



  元坚送医生和护士出门,找了个僻静处,用自己手机拨通楚晔的号码,把笑声和感激搁在话音里,“你好,我是元娉的哥哥,非常感谢楚总救我妹妹,还派人照顾她。改天有空,我们兄妹请你吃饭。”



  楚晔道:“不用客气,举手之劳。”



  “一顿饭而已,楚总就别推辞了。”



  “真不用,换了任何人受伤,我都会救的。”



  元坚沉默半秒,“那让我们家老爷子亲自请你吃饭吧。虽然小娉在我们家族十分低调,存在感很弱,但是老爷子很照顾她。”



  他们家老爷子自然是元老元宗勋了。



  那种政坛巨擘一般的大人物请客,楚晔再拒绝,就是不识抬举了。



  楚晔只能答应下来。



  生意需要,他和很多政要应酬过,却没和元老那么大的人物同桌共宴过。



  不知他脾性如何?



  决定当天喊上外公顾傲霆陪同,以示对元老的尊重。



  楚晔乘车回到酒店。



  伸手扯掉领带,解开衬衫纽扣,放松脖颈。



  手指划过第三颗纽扣时,脑子里不知为何浮现出元娉病号服下若隐若现的雪白春光。



  楚晔用力摇了摇头。



  将要抬头的念头强压下去。



  刚要脱衣服去洗澡,助理来敲门。



  楚晔走到门口拉开门,问:“有事?”



  助理兴冲冲道:“楚总,好消息!您之前让找的那个小姑娘,找了七年,终于找到了!”









  











  











  



 

(https://www.wmxs88.com/novel/0cK8KDE0076.html)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wmxs88.com。完美小说手机版阅读网址:https://m.wmxs88.com/